首頁 新聞 外媒

楊尚昆:當革命的“聽用”

摘要:1945年8月15日,日本正式宣布投降。黨中央要求各抗日根據地部隊堅決保衛抗戰勝利果實。此時,我黨一批高級將領正聚集在延安。他們必須迅速返回前線,落實中央決策。

楊尚昆 (潼南區楊尚昆故里管理處供圖)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正式宣布投降。黨中央要求各抗日根據地部隊堅決保衛抗戰勝利果實。此時,我黨一批高級將領正聚集在延安。他們必須迅速返回前線,落實中央決策。

由于延安沒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,從延安到各地全靠騎馬和步行,少則一兩個月,多則半年,還要冒險穿越敵占區。如何能夠把在延安的高級將領迅速安全地送往前線?毛澤東和周恩來想到了楊尚昆。

原來對解放區毫無了解的記者們,看到延安與重慶截然不同的情況,都感到不虛此行

“為什么他們想到楊尚昆?事情還得從一年前說起。”潼南區楊尚昆故里管理處主任楊春道出一段精彩故事:1944年,第二次世界大戰局勢發生重大變化,反法西斯戰線捷報頻傳。迫于國內外各方面壓力,國民黨當局第一次允許中外記者前往延安等地采訪。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,由曾任北方局書記的楊尚昆具體負責這項重要工作,對外的名義是陜甘寧邊區政府交際處處長。

楊尚昆向各機關借調了一批優秀干部和翻譯人員協助工作,要求大家把握好民族、人民和黨的立場,以及主動、真實、誠樸、虛心和認真五個原則。在接待中,對待中外記者要一視同仁,但工作的重點要放在外國記者身上,特別是那些對共產主義思想抱敵視態度的記者。

1944年6月9日,記者團一行到達延安。幾天后,美聯社記者斯坦因要求單獨會見毛澤東。楊尚昆馬上做了周密安排。采訪那天,國民黨政府的領隊發現斯坦因不在,提出責問:“我們團有紀律,不準單獨行動。”交際處同志按照楊尚昆交待的口徑回答:“我們延安有新聞采訪的自由,斯坦因要求采訪,我們當然同意。至于你們團規定的紀律,那是你們的事,我們不想說三道四。如果你認為不妥,請你和斯坦因交涉。”這個回答讓監督記者行動的官員們啞口無言。

后來,倫敦《泰晤士報》和許多中國記者也提出要會見毛澤東、朱德、周恩來等,楊尚昆也滿足了他們的要求,還組織中外記者參觀邊區的機關、學校、生產部門,會見各方面知名人士。

原來對解放區毫無了解的記者們,看到延安與重慶截然不同的情況,都感到不虛此行,連記者團中過去一向對共產主義思想抱有敵意的夏漢南神父亦認為“邊區是好的”?!都~約時報》根據記者發回的報道發表評論:“共產黨領導下的軍隊對于外界是神秘的,在對日戰爭中,卻是我們有價值的盟友,正當地利用他們,一定會加速勝利。”

“中國的命運不決定于蔣介石,而決定于他們(指中共)”

“外國記者還沒有離開,美軍駐延安觀察組就在1944年7月22日飛抵延安。”楊春介紹,中央決定由楊尚昆擔任中央軍委外事組組長,對外身份是中央軍委秘書長,負責接待美軍觀察組。

楊尚昆堅決貫徹中央的指示精神,他告訴大家,我們和美國是反法西斯的盟友關系,政治上是平等的,工作上既要積極幫助他們,又要堅持原則,他們提出的問題,凡屬于我們的職權范圍內的事,要坦誠地正面解答,不要回避,要開誠布公地交換意見,不卑不亢。生活上,外事組必須熱情周到,給予優待和照顧,但要量力而行,不要鋪張浪費。同時,要廣交朋友,建立友誼,觀察組不是短期的,必然要同我們的干部和群眾交往,廣泛接觸,我們要掌握好分寸,教育干部和群眾維護國家和民族的尊嚴,又應當提醒對方要尊重我們民族的風俗習慣。

在外事組的幫助下,20余名被我解放區軍民營救的美軍飛行員平安返回美國,雙方還經常組織開展一些聯誼活動。由于外事組卓有成效的工作,美軍觀察組成為中國共產黨同美國政府溝通的一個重要渠道。史迪威將軍的政治顧問戴維斯在報告中這樣寫道:“中國的命運不決定于蔣介石,而決定于他們(指中共)。”

三次借用美軍觀察組的飛機把我軍將領從延安送出去

抗日戰爭剛剛結束,中共中央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將各根據地將領送回前線。中央領導立即召見楊尚昆和葉劍英,認真考慮后,提出一個大膽的設想:借用美軍觀察組的飛機把我軍將領從延安送出去,并責成楊尚昆等付諸實施。

很快,楊尚昆在延安組織了一次聚會,邀請美軍觀察組參加,楊尚昆不露聲色地對美軍觀察組負責人說:“我們有一批指揮員早些時候從前線回到了延安,現在急于返回太行山。時間又緊,能否借你們的飛機將這些指揮員送到前線去?”沒想到,美軍觀察組負責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

1945年8月25日一早,劉伯承、鄧小平、林彪、陳毅、滕代遠、陳賡、蕭勁光、楊得志、鄧華、陳錫聯、陳再道等20多位各戰區負責同志從延安城郊的東關機場,經過4個多小時的飛行,到達山西省黎城縣長寧機場。至少需要一個多月的運送任務,在半天之內就完成了。

楊春稱,之后,在楊尚昆的具體安排下,我方又兩次使用美軍觀察組飛機,把聶榮臻、羅瑞卿、蕭克、劉瀾濤、張聞天、高崗、李富春等一批高級干部從延安送出去,搶占先機,有力地推動了中央戰略意圖的實現。

為黨中央竭誠服務,辛勤工作了整整20年

楊春介紹,從1945年秋開始,楊尚昆受命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,到1965年為止,楊尚昆為黨中央竭誠服務,辛勤工作了整整20年。楊尚昆還領導調整和健全中央辦公廳工作機構,創立了行之有效的為黨中央服務的工作運轉機制,許多嚴謹周密的制度舉措,一直沿用至今。

對此,楊尚昆自己卻十分謙遜。他說,如果要說在這20年中有什么建設沒有?有一些。這主要是下面同志兢兢業業、辛辛苦苦工作的成果,功勞不能記到我一個人的頭上。至于我自己,只能說在這20年里,辦公廳的工作沒有出大的問題就是了。打麻將不是有一張可以當作任意一種牌使用的“聽用”嗎?辦公廳主任的工作也是“聽用”,黨需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,就是“聽”革命所“用”。

“做革命的‘聽用’——這就是老一輩革命家楊尚昆同志的境界與胸懷。”楊春說,我們要學習楊尚昆同志聽黨指揮、服從大局的堅強黨性,多思善悟、善作善成的工作方法和夙夜在公、任勞任怨的工作作風,甘做黨的“聽用”,干出讓黨和人民滿意的業績。

稿件來源:[楊尚昆:當革命的“聽用”]

轉載編輯:雷鵬

返回首頁
返回頂部
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| RSS訂閱 | 手機瀏覽
  • 地址:重慶市九龍坡區楊家坪西郊路27號
  • 電話:023-68781070
  • 郵編:400050
  • 郵箱:web@cqjlp.com.cn
  • Copyright ? 中共重慶市九龍坡區委宣傳部 運營:九龍報社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APP
南充| 阿里| 青州| 柳州| 永新| 朔州| 东台| 沧州| 珠海| 浙江杭州| 松原| 广汉| 安庆| 临海| 海宁| 雅安| 攀枝花| 禹州| 铁岭| 燕郊| 云南昆明| 上饶| 澄迈| 莆田| 惠东| 新余| 灵宝| 阿拉尔| 茂名| 阿里| 神农架| 任丘| 吐鲁番| 南充| 燕郊| 中卫| 大兴安岭| 天门| 四川成都| 柳州| 天水| 姜堰| 鞍山| 潍坊| 张北| 中山| 马鞍山| 梅州| 孝感| 连云港| 商丘| 安康| 扬中| 廊坊| 锦州| 牡丹江| 乌兰察布| 昌吉| 黄冈| 迁安市| 临汾| 娄底| 济南| 渭南| 天水| 神农架| 和田| 启东| 清远| 乌兰察布| 安康| 南京| 芜湖| 湖南长沙| 盘锦| 牡丹江| 海南| 嘉峪关| 咸阳| 邵阳| 保定| 中卫| 株洲| 铜陵| 陇南| 洛阳| 庆阳| 仙桃| 秦皇岛| 永新| 台南| 偃师| 牡丹江| 东方| 固原| 吉安| 连云港| 清徐| 日喀则| 宿迁| 桐城| 杞县| 唐山| 安吉| 崇左| 偃师| 阿克苏| 山南| 黔南| 山南| 台山| 龙口| 三河| 丹东| 昆山| 乳山| 公主岭| 锦州| 文昌| 三河| 宜春| 抚州| 潮州| 邢台| 吕梁| 宿州| 乐山| 涿州| 龙口| 三门峡| 许昌| 玉树| 昭通| 普洱| 象山| 桓台| 阿勒泰| 仁寿| 宁夏银川| 永康| 泰安| 宁波| 天长| 包头| 瓦房店| 海拉尔| 克拉玛依| 四平| 开封| 张家界| 儋州| 铜陵| 丽江| 澄迈| 邳州| 咸宁| 任丘| 阿坝| 宁德| 景德镇| 诸暨| 昌吉| 神木| 韶关| 锡林郭勒| 宜都| 醴陵| 大同| 宜宾| 张掖| 偃师| 天门| 临夏| 云南昆明| 安康| 张家界| 瓦房店| 东海| 宜昌| 如东| 邹平| 克拉玛依| 永新| 上饶| 如东| 林芝| 西双版纳| 长兴| 厦门| 台州| 林芝| 晋江| 临猗| 随州| 十堰| 长兴| 高雄| 喀什| 上饶| 定西| 四平| 朔州| 龙岩| 梧州| 葫芦岛| 三河| 吉安| 来宾| 陇南| 丽水| 长垣| 枣庄| 武夷山| 亳州| 萍乡| 广元| 南充| 果洛| 宝鸡| 西双版纳| 荆州| 莆田| 贵州贵阳| 大连| 海东| 台湾台湾| 巢湖| 馆陶| 余姚| 河南郑州| 枣庄| 广元| 云浮| 东海| 灌云| 淮南| 赵县| 资阳| 蚌埠| 临海| 神农架| 衡水| 湛江| 顺德| 安岳| 佛山| 朔州| 吴忠| 惠东| 自贡| 保定| 林芝| 台中| 宜昌| 宿迁| 南阳| 邹平| 宁夏银川| 邳州| 迪庆| 丹阳| 大庆| 黑河| 基隆| 齐齐哈尔| 德阳| 贵港| 泰兴| 信阳| 丽江| 绵阳| 邢台| 云南昆明| 黄山| 恩施| 天水| 恩施| 茂名| 德阳| 潜江| 葫芦岛| 鄂州| 仁怀| 任丘| 烟台| 单县| 东营| 汝州| 凉山| 莱州| 海安| 深圳| 张掖| 果洛| 杞县| 济宁| 韶关| 枣庄| 邯郸| 沛县|